浮生若梦

只求生路一条

下一次想写魔道版《找到你》

可是双璧羡已经拖了好久了

你们想看忘羡离婚孩子被莫玄羽拐走,可怜莫玄羽在线被渣男金子勋家暴,为了给孩子治病出门干皮肉生意遇到拉皮条的聂怀桑坠入爱河。

还是

双璧羡

如果魏无羡再一次离开蓝忘机【匆匆忙忙的大结局】

  蓝忘机深深看着魏无羡,眼中古井无波,却胜似千言万语。


  魏无羡被盯的有些奇怪了,开口又问了一次。


  蓝忘机不做言语,只是解下抹额,奉于魏无羡面前,道:“姑苏,蓝忘机。”


  魏无羡心下触动,陌生而熟悉的悸动感在心底蔓延。是云梦泽初开的莲花间透过的一缕初晨阳光般的柔软的感情。让他莫名双眼湿润,感动异常……


  记忆重回那花间的一梦,百凤山围猎的那惊鸿一吻。激荡绵柔的触感重回唇间。在这水意涟涟的一个吻里,消了云梦水意迷蒙而湿润的空气,散了莲花坞一池的荷香,消散了的,这梦一般的世界。


  天空开始落下雨滴,像滴落的墨汁一样,洗刷着这个世界……


  


  莫玄羽手中的香,燃尽了……


如果魏无羡再一次离开蓝忘机(9)

未知问题,我各种方法都试过了,实在是发不出去所以请要看的人加我qq或者加进群里来看吧。

qq:2449288282

梦之城:欢迎加入梦之城,群聊号码:581225652

我到底为什么发不出去文章

我发布不了文章了

拖更致歉

我是个没有才华的人,相貌丑陋,文笔单薄。我有想要去做的事,只是能力却不够。

我现实里遇到了很可怕的事。是足够改变我一生的事。

我十六了,我已经十六了,我来到这世上一无所有,我未曾创造出什么,未曾得到过什么。我一无所有,赤裸的普通刚降生的婴孩。

我知道我是没有天分,没有才华的人。可是我要如何面对平庸的我有一个如此大的野心呢……

请原谅我吧……




我会继续写的。

含光君手记《当魏无羡再一次离开蓝忘机特别短小篇》

今日晨起,枕边空落,只余抹额,折叠得当。遂寻婴,于屋外得。询何以?曰:“乃莫玄羽也。”

  失所望,方知寒凉苦涩。玄羽曰:“略知一二,可一试。”既放其去。

  回静室内,忆与婴之过往,作苦思甜,恍惚流涕……

        竖日夜,于梦中见婴,身居莲花坞,同江宗主一道,无忧无虑,似曾过往。

      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  玄羽口唤:“蓝湛。”,似吾婴之所唤。有所动,然玄羽遂昏,不得所知。

花间一梦【太郎太刀×原创男审】

病弱美人男审x

         狐之助受命去寻找一位灵力强大的审神者。

  小狐狸摇头摆尾的走在东京的大街上,内心为此事愁白了一身皮毛。

  它嫌弃的抽动了两下鼻子:“这种污浊的空气哪会有什么灵力强大的人类啊。”

  诶!

  它感受到了什么,小爪子停下了步伐,竖起了耳朵,狐狸灵敏的听力使它听见了喧嚣人群中与众不同的一丝微弱的喘息。

  是有灵力的人!

  虽然气息很微弱,至少可以拿回去交差!

  这样想着,立刻就向那个方向跑去了。

  “诶……人呢?”

  “咳咳!”羽原苻用手抹去嘴边咳出的鲜血,清秀出尘的脸上浮现出震惊,一动不动地盯着这个口吐人言的小狐狸。

  “哇!找到了!”狐之助看着羽原苻摇了摇尾巴。说道:“我是时之政府派来的代表狐之助2018号,请问您有兴趣担任审神者吗!”

  苻靠坐在墙边,看着这只小狐狸,说道:“你不打算先解释一下你是什么生物吗……”

  “狐之助2018号!”

  “时之政府是什么组织?”

  “充满了正义的正规军队!”

  “有薪资吗?”

  “时薪3万日元。” “我干了。”

  狐之助继续笑着说:“还有五险一金。”

  “该不会是要我交押金的诈骗公司吧……我可一分钱都没有。”苻斜暼过去。

  “不会不会的!”狐之助十分害怕失去这个可贵的资源。

  狐之助眨了眨眼,说道:“在下检测到您患有严重的肺癌,如果您愿意的话时之政府会直接报销您的治疗费用……啊!!”狐之助被苻提了起来。

  “你是用什么检测出来的?”

  “在下配备了最新的电子眼!请放在下下来!”

  苻却不为所动,眯起眼说道:“明知是癌症患者还要聘用,你们的目的是什么?”

  “您误会了!正是由于灵力强大的人类过于稀少,政府才不会在乎是否患有绝症的,而且,为了保证您灵力的质量,我们会对您的健康状态十分关注的。”

  “那么是要我一直工作到死了?”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苻点点头,“我干,但是,我不能保证我能工作多久。”

  “请您放心,并不是很辛苦的工作。”不了解审神者工作的狐之助说着,他除了招贤纳士之外在时之政府没有别的工作,所以想当然的这么说了。

  【肝刀当然好了,好就好在好他妈了个逼。——来自秃头婶婶】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“本丸?这里?”苻现在一座简陋的屋门前。

  “这个工作环境也太差了吧……”苻看向肩膀上的狐之助,“说好的高薪真的能支付吗?”

  “这个就是最初的模式了。”狐之助摇摇尾巴,“在您的努力建设下,自然可以越来越华丽完整的。”

  “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一天啊……”苻喃喃细语。

  “那么决定好选择的初始刀了吗?”

  “不要。”

  “诶?”狐之助的尾巴停住了。

  “我要自己锻出初始刀。”苻推开本丸的大门,走向了锻刀炉的方向。

  “拜托了,刀匠大人!”他双手合十,向小小的刀匠祈祷着……

加群打开新世界xx
让我们一起快乐脑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