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若梦

只求生路一条

我这种垃圾也有合志了

江阮:

【岁寒·意难平】
无料本收录人员正式确定下来啦!
收录人员和拥有无料本人员也正式确认下来啦!
这里有个送无料的小活动√
转发抽奖,奖品是一本无料and随即太太亲笔签名【可人工许愿】
转发后加入群聊领号码牌
群号码:欢迎加入无料本抽奖,群聊号码:696564022
——
参加无料本的太太共有 39人,初摸估计是很厚一本😘
当然啦,邮费自付,外国邮费也是自付哒😚
占tag抱歉!!!
最后祝愿大家有个美好的一年!
x以下附上参与无料太太名单
——
江阮
白糖加刀不加糖 @白糖加刀不加糖
Ashley-沅 @Ashley_沅
不甜糖不糖 @不甜糖不糖
甘甜如饴  @许涣.
Okita Sougo @Okita Sougo
浮生若梦 @浮生若梦
唐末矣 @唐末矣
公子抚琴瑟 @公子抚琴瑟
C呲呲c @C呲呲C
迁离是殿下!不接受反驳 @帝迁离/一个数学不好的殿下
全微 @三氧化硫掺甲醛/全微
方蔺(两篇文) @【方蔺.】
霜叶庭 @霜叶庭
泽淖依 @泽淖依
电阻先生期末备考中☆ @电阻先生期末备考中☆
提灯江北 @提灯江北
冷风中碰杯 @冷风中碰杯
柳辞 @柳辞
小疼今天不吃药 @小疼
忘羡 @忘羡
一世安舟 @一世安舟
大刨冰小茹子 @大刨冰小茹子
薛成美 @薛成美
圆渣 @圆渣锁死🔒恶友
是歪歪哟 @是歪歪呀
锁灵囊 @锁灵囊
解离性厌生 @解离性厌生
无欲无求许子祭 @无欲无求许子祭
落林之秋 @落林之秋
扶风塘 @扶风塘
小脑袋撞大树 @小脑袋撞大树
心动文手叶溪归 @心动文手叶溪归
司洋 @司洋嗷
扉差君 @扉差君~
听菜名的藤花 @听菜名的藤花
妤温呀语文 @妤温呀语文
无妄罪劫 @无妄罪劫
张仙人 @本大爷是可爱小酒窝

【15:30-晓薛】笛卡尔说

精神病医师晓×精神病洋

前世今生梗#

ooc高能注意#

  


   『无法下定决心的人,不是欲望太大,就是悟性不足。』


  他站在凛冽的寒风中,风飒飒地摇摆他的衣角,他感到全身剧烈的疼痛。


  “你因为感受到痛苦,因此才会去想要伤害别人。”缥缈遥远的虚无传来这样的声音。


  薛洋在画布上绘下最后一笔,他举起了调色刀,眯着眼比划着面前的画作,在雪白的胳膊上刮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道鲜红色。


  他面无表情,一下一下的继续刮着那些离开了皮肤组织的肉屑。猩红的液体顺着白皙的指尖滴下,在洁白的瓷砖上汇聚起来。


  画布上所呈现的,是一副厚重的油彩画。是一只洁白无瑕,皮肤细腻的左手。


  调色刀划过皮肤,沾上了鲜红的色彩,再将那些新鲜的红色平铺在画面上。


  ——是一只在流血的左手。


  薛洋用流血的手,那只断了指的左手,狠狠的撕开了画面的一角。


  不完整的画面,一下一下的,逐渐支离破碎。


  “你对某件事有很深的执念。”面前温雅的男人,轻柔的嗓音缓慢的说道。


  “晓大夫。”薛洋嘶哑的喉咙,艰难的发出几个字音。一切都是虚幻的,缥缈的,抓不住的。他努力伸出手,却无论如何也触及不到晓星尘的衣角。


  “薛洋!!!”


  晓星尘带着薛洋破开水面浮上来,薛洋手腕处的伤口染红了周围淡绿的湖水,但那些微末的红色很快被稀释掉,只留下了薛洋泡的发白的切口。


  晓星尘慌忙的抱着薛洋上岸,按压他的胸部,坚持不懈的人工呼吸,在薛洋死灰般的眼神终于有了光彩的时候,晓星尘才清洗完薛洋感染严重的伤口。


  薛洋一直沉默着,即便被酒精沾上伤口,也只是轻微的颤抖了手臂,连一声痛呼都没有泄露出来。


  “阿洋……你还疼不疼?”包扎完了伤口,晓星尘关切的问他。


   薛洋的眼神木然,似乎全然感受不到疼痛,不说话,也不看晓星尘。固执的,用了全身的力气抽回手臂。


  “大夫,我求求你别管我了。”


  晓星尘无奈,想想自己和这混小子怎么扯上的,决绝是不能放他去死的。


  这事儿得从前三年说起来。


  彼时晓星尘还只是义城精神卫生中心的实习医生,好不容易熬过了大学五年,念的还是人人都有偏见的精神病与精神卫生学,不可谓不辛苦。按常人早该自己都有点精神不正常了。


  可是晓星尘似乎天生就是悬壶济世的仙人,一如往常明月清风的微笑时常挂在嘴边,虽然还没正式上任,但病人们已经很乐意一口一个“晓大夫”的叫他。


  直到有一天,一个晓星尘都想不起来的平常日子,他查完房之后接到了好友宋岚的电话。


  宋岚与晓星尘是高中同学,一直以来两人无话不谈,是形影不离的好友。直到大学,两人一个进了国防大学,一个进了医学院,虽然都在义城没离开过,却因为繁忙的行程再没见过面。


  这时一个电话打过来,自然不可能是请晓星尘叙旧的。


  晓星尘带着这种思量,接起了电话:“喂?子琛?”


  “嗯,是我。”多年不见,宋岚的声音依旧冷峻如青松般。“星尘,我最近碰到一个案子,有些事想向你咨询一下。”


  “案子?和精神病人有关吗?”晓星尘皱起眉。


  “是灭门案,你看新闻了吗,栎阳常家的那场灭门案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晓星尘轻呼出声,“是……杀了五十多人的那个少年吗?”


  “不错,因为他持有你们医院的精神分裂证明,背后又有金家,所以最后依然只能判他无罪。”


  “……”晓星尘沉默,他本想说这样判定,固然是对常家不公平,可是作为医生,他又要理解自己患者的群体。


  他们本就常常受到压迫,又难以得到理解,本就脆弱,却时常要承受常人不能承受的压力。


  想了想,他说:“现在那个孩子呢?”


  “明天就会被押送到你们医院进行强制治疗。星尘,我希望你能争取到他的主治医师。”


  晓星尘有些诧异,惊讶的问道:“你为什么……对这个孩子如此在意?”


  “……”对面沉默了一会,说道:“星尘,我有时候觉得你我相遇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的,这次……我总觉得,是你我与他互相欠了些什么。”


  电话那边的宋岚,眉间一股忧愁,“看到他笑,我总觉得心里不舒服。”


  晓星尘握紧了话筒,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
  “薛洋。”


  


  “薛洋。”面前的少年,笑了一下,露出了可爱的虎牙。却是有些呆滞的。


  晓星尘也微笑着,试图让薛洋感受到轻松愉悦的气氛。


  “那,我叫你洋洋吧。”


  “洋洋,我们来做一个沙盒游戏吧。”晓星尘握起薛洋的手,缓慢的带进面前的沙盒里,“来,你握住这些沙子。”


  细碎的沙砾从薛洋和晓星尘的指尖流走,没过多久就所剩无几。


  薛洋缓慢的动作起来,拿起一块块积木,拼接起他心中的一处幻想乡。他的动作很轻,温柔的像一个乖巧的天使。


  他搭建出了一个被篱笆重重围住的洋房,篱笆墙杂乱无章的散乱在洋房周围——他几乎用完了所有篱笆积木。


  “你用了很多篱笆。”在小洋房完成后,晓星尘说出了第一句评价。


  “你害怕有什么东西来伤害你,所以将自己重重围住。习惯性的,你保护了自己。”


  晓星尘停顿了一下,依旧控制不住让自己的话语尖利了起来:“你把伤害别人当做保护自己的方式吗?”


  薛洋搭建的手顿住了,光洁的右手无意识的颤动起来,晓星尘听到一些轻微的泣音。


  “凭什么……?”薛洋隐忍愤怒的声音,从牙齿缝里挤出来,一字一句的质问他。“手不长在你身上,你当然……当然不会知道!!”


  “你们凭什么来质问我??”他愤怒的吼道,绑着绷带受伤的左手推翻了辛苦搭建的小洋房。


  晓星尘面对这样的场景却习以为常,说道:“我看了你的艾森克人格测试,和scl90问卷。”


  艾森克人格测试,可以测出薛洋多血质的气质,外向炼达的人,是很难患上这样严重的心理障碍的。但是scl90问卷和抑郁量表以及焦虑量表的测试结果却十分吓人。


  “你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。”


  薛洋不说话,眼泪一滴一滴的砸在手背上,抽噎的说:“我……我从前……”


  “慢慢说。”晓星尘握住他的手,却突然愣住,陌生而熟悉的感受。


  这双手他曾握住过的。


  “薛……洋?”晓星尘突然默念着这个名字,对面坐着的薛洋却有些奇怪,“嗯?”


  “我们……在什么地方认识过吗?”


  “大夫?”


  晓星尘回过神来,怔愣的看着眼前的薛洋。


  “抱歉,我们继续。”


  晓星尘细细聆听着薛洋告诉他的一切:


  “从前有一个小孩子,被一个男人抓了起来,小孩子什么都不知道,那男人却说:‘帮我送一件礼物给别人,我就给你吃糖。’小男孩点点头,于是捧着所谓的礼物去了。但男人却没有信守约定,面对胡搅蛮缠的小男孩,他让手下砍下小男孩的左手小指。硬生生的塞进孩子的嘴里,留下满嘴骨血的孩子扬长而去。而这个人,就是常慈安!”


  晓星尘很难定夺薛洋是对是错,毕竟加于自身的痛苦,旁人无法感同身受,也更无法要求他网开一面。只是薛洋的报复又实在残忍,不能不让人感到胆寒。


  于是他开口道:“你是因为感受到痛苦,因此才会去想要伤害别人。报复本身并没有错,只是我还有个疑问。”


  薛洋疑惑的看着他。


  “既然是报复,冤有头债有主。你为何要伤及无辜呢?”


  薛洋笑了起来,说道:“一个身上只有十块的人,丢了十块,和身上有一百块的人丢了十块。你觉得意义如何?”


  晓星尘摇头道:“自然是不一样的。”


  薛洋说:“我无父无母,身家性命就是这一条贱命。”目光狠戾下来,道:“仅这样而已,常慈安还不愿让我全乎。”


  “他倒是家大业大!”薛洋的声音放大,“若我只砍他一只手,他倒是也有大把大把的荣华富贵享受。凭什么?”


  晓星尘无言以对,治疗不欢而散。


  当天晚上晓星尘就做了个梦。


  他的脑海里涌进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——


  “道长,你看不见,平时多没意思,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?”


  “你要唱什么?”他听见自己带着笑意的声音。


  内心深处的悸动,他目不能视,却明白自己满心都是那声音的主人。


  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?”声音的主人开了嗓,声音如同竹子的断面一般清脆干爽,却也夹着一丝丝的甜腻,是独属于自己的,像是撒娇一般。


  “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”


  “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”


  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


 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做出评价:“是……《虞美人》吗?”接着又问,“你有什么可愁的?要唱这亡国之君的诗作?”


  “现在唱了,以后就不用愁了呗。”


  “有什么可愁的呢?”自己轻声笑道


  “那道长答应我,以后无论发生什么,都不要愁好不好。”


  “好。”


  那声音的主人似是笑了一声,又唱了起来:“低吟白雪逢阳春,送君别去无知音。”


  这首歌,明显是带了些关中口音的,薛洋是夔州人,并不熟悉长安,所以也就有些生涩。


  “车马纵兮雁飞翔 春复秋往世无常。 ”


  “莫问莫观你莫惆怅 山石林木无易样。”

  


  清晨依然准时而至,晓星尘揉着有些酸涩的眼周起了床。


  昨夜的梦十分清晰,他坚定的相信自己与薛洋一定有什么特殊的联系。


  第二天的治疗开始了。


  “昨晚睡得好吗?”晓星尘问。


  薛洋诚实的摇了摇头。


  怎么会睡得好,能睡着,不做噩梦,不半夜惊醒,就是他的奢望了。


  晓星尘摸了摸薛洋的头,说道:“我们今天去外面好不好?你还记得送你来的宋警官吗……”


  薛洋打断了他:“大夫,你不用事事都和我定夺,反正我也拿不了主意。”


  晓星尘一时哽住,无言以对,便说道:“我明白你会有没有人在乎你的想法,你得试着改变。”


  薛洋没有说话。


  一直到了路上,薛洋突然开口,“我昨天做了一个梦。”


  晓星尘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颤。


  “道长,不必再装了吧。”


  晓星尘猛的踩下刹车。车内的气氛一时之间凝固了起来。


  “阿洋……”晓星尘侧身,吻向了薛洋。

  

  “唔……”薛洋奋力想要推开在自己身上强吻的晓星尘。


  在晓星尘放开他之后,薛洋大口的呼吸着,抬手给了晓星尘一个巴掌。逃一样的下车离开了。


  晓星尘坐在驾驶座上,叹了口气,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。


  “子琛,我好像……想起了什么。”


  回到现实。薛洋再一次因为用调色刀自残被发现送到了医院。


  薛洋最终还是被扭送到了晓星尘的医院,因为精神分裂发作的时候差点自杀,被金家的人又送进了医院。


  “你跑什么?”晓星尘第一句就问他。


  薛洋笑道:“我怕道长你再捅我一刀。”


  “你又弄伤自己了。”晓星尘看着薛洋身上限制行动的绳子,过去帮他解开。


  薛洋问:“好玩吗?”


  “什么?”


  “都这辈子了,还对我穷追不舍?你还要接着袒护常家吗?”


  “阿洋……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。”晓星尘答非所问。


  “碰见你我就什么都想起来了,道长啊,不对……大夫,我可算求您了,上辈子你干不成的事,这辈子你还想如何?”


  “阿洋……”晓星尘凑近了薛洋,解开了他身上最后一道绳子。“我喜欢你,也是因为喜欢你才不想放开你。”


  “你对我唱过歌,希望我以后能免去愁苦……”


  薛洋再次打断他:“可你的愁苦却都是源于我的,这种可笑事你就别再说了吧。”说着,薛洋却落了泪。


  晓星尘拥住薛洋,轻轻拭去他眼尾的泪珠。


  “我从来没有怪过你。”晓星尘说道,“我发誓,以后我的欢喜,我的愁苦,都会只因为你而存在。如果你有让我不去愁苦的能力,那么就让我因你而欢喜吧!”


  薛洋手上调色刀刮出的伤口还隐隐作痛,他用遍体鳞伤的双臂紧紧回抱住了晓星尘。


  “一生遗憾,两生欢喜。道长……”他凑近晓星尘的耳畔,“洋洋想吃糖啦。”


  晓星尘轻笑,道:“好。”


我这样的渣渣也要参与啦

尽水:

雄起ლ(`∀´ლ)
准备上车!

江阮:

 断小指,屠常门,修虎符,喜饴糖。
  是夔州一霸,兰陵客卿,亦是义城少年。
  薛洋此人,降灾祸,扰乱人间。
  成美一字,非君子,唾弃伪善。
  薛洋生的一副好皮囊,同金光瑶站在一起,如同春风拂柳,一派少年风流。
  曾是义城少年郎,骗得道长三年饴糖,星尘陨落,魂魄散尽,终是手握一只锁灵囊,守一空城八载。
  遭避尘断臂,不得善终。
  ——
  元月五日,小寒。雁北乡,鹊始巢,雉始鸲。
  外漂人念家,思家归家。
  活与义城共十一二年,该归家了。
  今日召集诸位写手/文手,于元月五日,策划一出all薛24h。
  欢迎各位太太进群唠嗑。
  交流大群:欢迎加入岁寒·意难平,群聊号码:865040665
  限定参与活动文手/画手群:欢迎加入All薛主群,群聊号码:854053647
  ——
  参与三宣试阅名单:
  〔请叫我墨墨大人〕 @请叫我墨墨大人
  〔柳辞〕 @是柳辞也是五软还是南山
  〔甘甜如饴糖〕 @甘甜如饴.
  〔迁儿每一天都很乖〕 @迁离是殿下!不接受反驳
  〔Ashley_沅〕 @Ashley_沅
  〔不甜糖不糖〕 @不甜糖不糖
  〔全微〕 @全微/三三
  〔圆渣〕 @圆渣锁死🔒恶友
  〔冷风中碰杯〕 @冷风中碰杯
  〔Okita sougo〕@ @Okita Sougo
  〔劫〕 @劫
  〔扶风塘〕 @扶风塘
  〔羲和桑〕 @羲和桑
  〔泽淖依〕 @泽淖依
  〔唐末矣〕 @唐末矣
  〔尽水〕 @尽水
  〔大刨冰小茹子〕 @大刨冰小茹子
  〔公子抚琴瑟〕 @公子抚琴瑟
  〔咕咕咕的魏如许〕 @咕咕咕的魏如许
  〔无妄罪劫〕 @无妄罪劫
  〔方蔺〕 @【方蔺.】
  〔道玄可境〕 @道玄可境【唠嗑小达人】
  〔安慕希家的小天使归慵客〕 @安慕希家小天使慵归客
  〔辞酒〕 @辞酒
  〔了无〕@
  〔霜叶庭〕 @霜叶庭
  慕家阿卿 @慕家阿卿
  电阻先生 @电阻先生期末备考中☆
  寂寞森林 @寂寞森林
  白糖加刀不加糖 @白糖加刀不加糖
  小脑袋撞大树 @小脑袋撞大树
  解离性厌生 @解离性厌生
  ——
  进入海报内宣传的文手名单:
  泽淖依 @泽淖依
  请叫我墨墨大人 @请叫我墨墨大人
  不甜糖不甜 @不甜糖不糖
  大刨冰小茹子 @大刨冰小茹子
  无妄罪劫 @无妄罪劫
  ——
  由于篇幅原因,不能一一放出各位太太的文,只能从中挑选几篇,对此表示深切的歉意。
  ——
  这里放出所有人员参与all薛的名单。
  由于参与的太太实在是太热情了,我们将一个整点一次,变为一个整点一次,半个整点一次,彩蛋不限量。
  以下为所有参加整点和半点,彩蛋的名单。
  00:00    劫  @劫
  00:30    方蔺  @【方蔺.】
  01:00    全微  @全微/三三
  01:30    霜叶庭 @霜叶庭
  02:00    晦あ朔  @晦ぁ朔
  02:30    扶风塘  @扶风塘
  03:00    江阮
  03:30    Okita sougo @Okita Sougo
        04:00    忘羡  @忘羡
  04:30    无妄罪劫  @无妄罪劫
  05:00    冷风中碰杯  @冷风中碰杯
  05:30    不甜糖不甜  @不甜糖不糖
  06:00    原渡  @折原渡
  06:30    请叫我墨墨大人  @请叫我墨墨大人
  07:00    蹁跹  @迁离是殿下!不接受反驳
  07:30    慕家阿卿  @慕家阿卿
  08:00    解离性厌生  @解离性厌生
  08:30    星兒  @星兒★道長來發糖
  09:00    心动文手叶溪归 @
  09:30    辞酒  @辞酒
  10:00    了无  @四月
  10:30    Demon·祁昀 @ @Demon•祁昀
  11:00    唐末矣  @唐末矣
  11:30    方蔺  @【方蔺.】
  12:00    安慕希家小天使慵归客  @安慕希家小天使慵归客
  12:30    泽淖依  @泽淖依
  13:00    浪里一根葱 @浪里一棵葱
  13:30    咕咕咕的魏如许  @咕咕咕的魏如许
  14:00    甘甜如饴  @甘甜如饴.
  14:30    森林永远爱洋洋 @森林永远喜欢洋洋
  15:00    小疼今天不吃药  @雪峰坟头一朵冷艳的小白莲
  15:30    浮生若梦 @浮生若梦
  16:00    柳辞 @是柳辞也是五软还是南山
  16:30    小脑袋撞大树  @小脑袋撞大树
  17:00    锁灵囊  @锁灵囊
  17:30    一世安舟  @一世安舟
  18:00    种皮  @种皮
  18:30    羲和桑  @羲和桑
  19:00    木兰的楚辞  @木兰的楚辞
  19:30    Ashley_沅  @Ashley_沅
  20:00    道玄可境  @道玄可境【唠嗑小达人】
  20:30    不原谅  @不原谅
  21:00     尽水  @尽水
  21:30     电阻先生  @电阻先生期末备考中☆
  22:00    公子抚琴瑟  @公子抚琴瑟
        23:00    白糖加刀不加糖 @白糖加刀不加糖
  23:30    大刨冰小茹子  @大刨冰小茹子
  24:00    圆渣  @圆渣锁死🔒恶友
  彩蛋   
  花花  @听菜名的藤花
  曦雉      @日羲雉
  提灯江北 @提灯江北
  桃花潭水 @桃花潭水
  司洋 @司洋嗷
  皈返  @可乐都是气
  转逝转世 @转逝转世
  北宫绮月 @北宫绮月
  苏南@
  张仙人@ @大山深处一棵妖娆的板蓝根
  C呲呲C @C呲呲C
        纯洁伪攻君小影 @纯洁伪攻君小影【不定期诈尸】
        是歪歪哟 @是歪歪哟
  ——
  再次感谢诸位的大力支持!
  在这里感谢副策划:三越,沅沅,感谢二位辛苦的劳动,感谢诸位在三次事务繁多还愿意参加活动,真的谢谢大家!
 ——
  总策划:江阮
  副策划:三越 @白糖加刀不加糖 ,沅沅 @Ashley_沅
  协力:三越 @白糖加刀不加糖 ,沅沅 @Ashley_沅
  美工:天尘
  三宣排版:江阮
  题词:柳辞 @是柳辞也是五软还是南山
  三宣文案:甘甜如糖 @甘甜如饴.

七日恋情 DAY2

第二天,瘸了的薛洋坐在宋岚对面。

  可好巧不巧,病号连连长还是宋岚。

  病号连是个十分臃肿的队伍,真真假假的病号坐了四排整,堪堪有两个连的人数。

  这些人当然是不会干坐着的,宋岚冷着脸看动不动就开始打牌的病号连,心情已是十分微妙。

  “教官,你的名字是什么呀?”有的女孩子用她甜甜的嗓音试图和教官攀谈。

  “我姓宋。”不过宋岚似乎只打算说这么多,又有人相继问了年龄生日星座。

  宋岚守口如瓶,一句也不透露。

  薛洋觉得奇怪,这又算不得什么机密,呵呵,姓宋的,宋冰块!

  于是出声调侃一句:“别问了,他生日十月一日,爱国将领,与国同庆。”

  宋岚轻飘飘看了他一眼,说了声对。

  对你个头,薛洋暗骂一句。

  在树荫下坐着已经是非常轻松的了,只不过就是清闲的没事干。金光瑶还在宿舍躺着,这会儿说不定手机都玩上了。

  这就苦了薛洋,坐着又闷又热,凳子是那种公园老大爷带出去遛弯的折叠凳,薛洋一双大长腿,伸出去了要被宋岚训,支起来又硌的屁股疼。

  他实在闲的没事干,就开始看宋岚。宋岚在教官中间实在是太起眼,他个头又极高,神色冷峻,比起团长都有威慑力。

  周遭的嘈杂声太过了些,使得宋岚的眉头拧起,薛洋觉得这样不好,于是扯了扯一旁高声喊了一嗓子“炸弹”的同学。

  那同学一惊,反手一肘子给薛洋捅地上。

  要是平常肯定是摔不残的,只是那本就扭了的脚又在地上狠狠蹭了几圈。原先就要忽略了的阵痛强烈起来,薛洋即便能忍,也不禁呲牙咧嘴的。

  宋岚对薛洋有印象的,知道他脚是新伤,嘱托了魏无羡多留瓶云南白药,早上灌水的活也没让薛洋去。

  他看了看薛洋身后的一色假病号,眸色暗了暗却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看着薛洋问他能不能站起来。

  薛洋只觉得疼里透着股痒,痛极了反笑出来。 幸好他表情模糊的很,神情痛苦呲牙咧嘴,看着怎么也不像笑的。

  宋岚要伸手扶他,薛洋直接扒着宋岚就贴上去了。明显感到臂弯中的身体一僵,身后呱噪的雌性传来此起彼伏的唏嘘声。

  薛洋的恶意达到了小小的满足,压出了哭腔般的泣音说,疼……

  宋岚往医疗站看去,结果却空荡荡的。大概魏无羡又背着他的小药箱跑去蓝忘机的连队。

  没有办法,就像宋岚面对不听管教的学生一样,明文规定了不能打骂。宋岚只能抱起薛洋送他去医务室。

  军人的怀抱坚实有力,薛洋脸贴着他的迷彩服,却不像自己的一样发烫,让人舒服的凉意。和金光瑶家空调房里的床单一样的触感,要是这段路再久一点,也许他就要睡过去了。

  天气热的时候什么都喜欢掉链子,医务室里也没有医生,不过宋岚说有也没什么用,最多就是让薛洋掏钱买点常规药。薛洋表示他们学校不让带钱,宋岚反讥一句他是那么听话的学生?

  薛洋直接不同意了,嚷嚷他怎么能因为一次不愉快就对他的印象那么刻板。

  宋岚翻出了消肿的气雾剂,说道:“我不需要记住你们的脸,我还能靠什么建立对你们的印象呢。”

  薛洋笑了。

  “你这不是记住我了吗?”

  宋岚抓过他的脚踝,冰凉的气雾喷上去,冻的薛洋上半身一个哆嗦,要不是宋岚抓的稳,差点把腿踢出去。

  “你轻点!”

  “这没法轻。”宋岚伸手轻轻涂抹着,也许脚踝的皮肤本就不细腻,他竟觉得宋岚的指腹是光滑柔软的。

  “你到底叫什么?”薛洋稍稍放宽心,不禁也好奇这个问题。

  “我姓宋。”

  “宋几把?”薛洋这么一说,脚踝上直接就是一下承受不来的痛。让他直接惊呼出声

  宋岚捏着他患处,直直看着他。

  “不要说那种话,不干净。”

  “好好好好好祖宗放手放手!!”

  宋岚这才放手,薛洋挣开他,赶紧穿上了鞋袜,扶着墙就想往外跑。

  宋岚却抓起他的胳膊。

  “我送你回宿舍。”


【宋薛】七日恋情 DAY1 (2)

“病号出列。”

  薛洋眯着眼走了出来,看起来就和没睡醒一样。

  “中暑晕倒了?”

  面对教官的询问,薛洋看了看这一整个连都只有自己出列,却没有尴尬的感觉。

  “是。”

  “还能参加训练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不能,我身体太不好了,受一点苦都会再晕倒的。

  薛洋本想这么说的,但是又想起了晓星尘的嘱咐。

  “我……明天就可以训练。”

  宋岚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他一眼,皱眉面色不悦道:“你确定?”

  “确定!”薛洋立刻答到。

  宋岚于是没有再说什么,把薛洋扔在太阳底下就带着队去别的地方训练了。

  薛洋在太阳底下扣塑胶地的时候,金光瑶也被人掺着扶过来了。

  “来来来我扶着我扶着。”薛洋上去把人一抢,对着人家挥挥手,“训练去吧啊”。

  他就知道,金光瑶本来身体就不好,今天太阳这么大,迟早要出问题。给人顺了顺气,问道怎么回事。

  金光瑶扶着头轻飘飘的回了一句:“也就是蹲了十分钟吧……血压跟不上。”

  “你不如赶紧叫你爹把你领回家呢,我觉得你还是适合回家学习,这样比较对你来说比较有意义。”薛洋把藏口袋里的帽子扣在了金光瑶头上。

  “算了吧……我爸才不管,就算是坐板凳,把这七天混过去才能有学分啊。”他苦笑着说。

  “唉……”薛洋胳膊肘放腿上,支着下巴看自己的好友。“金子轩当年?”

  “无非是开了什么证明吧。” 金光瑶轻声说。

  薛洋看着金光瑶晒的发白的脸,恨不得再扣三个帽子上去。

  “行啦,别在这晒着了,小爷我扶你去医务室。”说着就拉他起来。

  “诶等等等等!!”远处奔来了两个抬担架的,再细看些,江澄一脸不耐的架着担架走在后面,那走前头的可不就是魏无羡?

  “来来来放上来我们给你抬过去。”魏无羡把担架往地上一放,搓了搓手用一种渴望的眼神看着一旁的金光瑶。

  “不必了,我还能走。”金光瑶看着心里犯怵,甚至推开了薛洋表示自己真的能走。

  “魏无羡,你他妈能不能不要闲的没事干给自己找事!”江澄实在忍不住,向魏无羡抱怨了一句。

  “师妹啊,你这就不对了,营长这么多团里偏偏选中十连,又在十连里偏偏选中了你和我来做医疗兵。咱们一定要有职业操守,做一名合格的白衣天使!”他越说越激昂,情到至深时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。

  “你再有职业操守也不用天天去十连转悠吧,蓝二没有那么容易中暑的!”

  “这就不对了,十连有很多咱们的好同志,我关心一下同学还有问题吗?再说了,也不只是中暑啊,你看看这操场上的杨絮,如果有同学过敏了怎么办,万一磕了碰了扭了那也是咱们的事啊。”

  薛洋插嘴:“看来营长真是选了个好人选。”

  “那可不是。”魏无羡笑笑。

  反正睡担架也是个挺新鲜的体验,想来魏无羡也不至于把人颠下去。薛洋就扶了金光瑶上去,跟着他们去医务室。

  其实这个基地条件是真不错,很少有军训基地会有塑胶场地的,不过他们来的确实很是时候,一般的学校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。所以这个地方正在施工,操场边缘被人撬开了一排,露着坑洼的土地面。魏无羡他们走这一段时格外小心,薛洋一双眼睛光盯着金光瑶别被他们抬不稳横翻下来。根本不看自己的脚底下。

  所以薛洋没有知觉的踏上了一个尖利而活动的石块。

  金光瑶听见骨骼和韧带摩擦的声音。

  薛洋愣在原地,脚还维持着一个扭曲的角度。


【宋薛】七日恋情 DAY1

军训paro

也就是说我之前是去军训了所以才消失了很久( •̥́ ˍ •̀ू )

我回来刷刷空间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……

我和一个音乐人朋友回家拿到手机都震惊了。

幸好lofter还安全吧

啊,有没有人想和我加个QQ或者微信什么的(大概没有吧)

   “军训?”魏无羡从手机里分出一点目光给一旁的江澄。

  “是啊,就下周。”江澄期待着从魏无羡脸上看到一些精彩的表情。“高一也一起去。”

  魏无羡把视线移回手机上,“哦,那可得赶紧告诉蓝二哥哥。”

  江澄没有看到魏无羡的抱怨,对此鄙夷的说:“不同班可是分不到一个连的。”

  “那可不一定。”魏无羡头也不抬,偷笑道:“而且还可以分宿舍啊。”

  这个奇葩的学校,非要等到开学第二学期才军训,连带着去年因为特殊原因没有军训的高二一起,这个臃肿的队伍浩浩荡荡走向了偏远的军训基地。

  薛洋早一个星期就天天给班主任撒娇,说自己身体孱弱真的没办法坚持下来。晓星尘摸了摸他的头,只说:“真的不行了就给教官说吧,会允许你去休息的,不然可要拿出三甲医院的证明才行。”

  薛洋鼓起腮帮子哼了一声,晓星尘笑了笑,亲手帮他置办了一个大行李箱。

  薛洋拖着行李箱从车上下来,扯了扯头上的帽子,看了眼天上火辣辣的太阳。 刚想骂一句真他娘的热,就被一个人扯到了一边。

  金光瑶一边帮薛洋拉着箱子一边扯着他去站队。

  面前的场地有几个穿着迷彩服的教官,离他们最近的还是一个面色不善的胖子。薛洋拉过自己的行李箱,端正的站在金光瑶前面。

  胖子教官要带他们去操场,对这些人大包小包磨磨唧唧的行为非常不满,“你们快点跟上!”胖子嗓音中气十足,震的离他最近的薛洋耳朵发麻,随后背后一阵阵万向轮滚动的声音更加急促。

  等他们端着放着床单被罩的盆坐下的时候,日头正好。没给发帽子,薛洋庆幸自己戴了帽子,又压低了帽檐挡住刺眼的阳光。

  不过这也让他的视线变的狭隘了。

  “帽子摘了。”一个清冷的男音在他面前响起。

  薛洋就看见眼前那双黑色短皮靴,一抬头看见一身迷彩服,但脑子遮着,除了看出这人身高很高,身材不错以外,没有得出什么结论。

  “不摘,热死了。”他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,下一秒他的帽子就被人摘了。

  “大家都很热。一会换上衣服不要戴帽子。”

  薛洋睁大了眼看着这人头上的帽子,一声卧槽脱口而出。

  “就你可以戴?!”

  宋岚皱了皱眉,冷声道:“和你没关系。”

  薛洋刚想再回骂一句,却看见晓星尘远远的走过来,只好气呼呼的蹲下来。

  晓星尘与宋岚结束了短暂的对话后,把薛洋扶了起来,整了整他的衣领对他说:“好好听宋教官的话,就七天而已,今天已经算是过去一半了。”

  薛洋在晓星尘面前哪里还有脾气呢,贴着人连连保证自己绝对会服从命令,好好完成宋岚下发的任务。

  薛洋笑嘻嘻地抱着晓星尘,从他身后恶狠狠的看着宋岚。宋岚仿佛感受到了一道轻蔑的眼神,心下暗暗打算对薛洋严加管教。

  等所有人换上迷彩服,排排坐在操练场上,已经是接近午饭了。薛洋早上没吃早饭,这会儿在太阳底下饿的发晕,坐的自然也就不端正。这又引得宋岚不停盯过来,但薛洋才不管,头跟小鸡啄米一样一下一下垂着。

  宋岚别过头,索性不去看他,已经到了他们连队分宿舍的时候了。

  “都有!起立!”

  薛洋老早打算和金光瑶分在一起,就盼着等下拉着小矮子第一个冲进去随他们挑。

  他站起来刚向前一步,却脚步一软,眼前全是宋岚身上和马赛克一样的迷彩图样。

  随后他的视野陷入一片黑暗,四肢失去了重量,仿佛被抛到真空中一样。

  

  

  

  “报告!有人中暑了!”

【代发表】Monster

作者:匿名

1、

朱门殇没有忍住好奇心,伸出手沾了些唾沫,将纸窗戳破了一个洞。他的手很稳,没有发出一点声响。又或者是房间里的声响实在太大,即使真的有些微声响,也会被彻底盖住。

那是非常有节奏的锤击声。

靠着右眼,朱门殇依稀看到了房间内的景象。

那是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。不,那不是男人,而是一只怪物。它有着男人的身躯和面容,却没有头盖骨。空空如也的颅腔之中,只有一层猩红色的薄膜,延髓从脊椎处探入,经过干涸成了灰白色的脑桥,连接着萎缩的小脑。

这只怪物的双手中挥舞着一柄巨大的锤子,正在一下一下地砸着地上女人的腹部,仿佛在捶打一块纤维断裂的肉。女人穿着华贵的长裙,衣着仍旧完好,裙子上绣着的凤凰,被血水浸染成了凝结成块状的紫黑色。

可怕的力量让锤子每一次砸下的时候,血水都会从那些碎肉之中喷出来,溅射在墙壁上,以及窗纸上。将房间里的一切,染成了血色的地狱。只是偶尔的时候,女人那看不清面目的头部,会传来轻微的呻吟。

她还活着。

朱门殇犹豫了一下,正打算进入屋内救人,却感觉背后的衣服被人扯了扯。他惊出一身冷汗,回头看去,却什么也没看到。

“嘘——”朱门殇循声低下头,这才有些尴尬地意识到,刚刚扯他衣服的,是一个只有五六岁的黄毛丫头,扎着羊角辫,五官还没有长开,却隐隐约约有了几分美人坯子的模样。

女孩对他摆了摆手,拼命地摇头。然而就在这时,那扇窗不知怎地自己打开了,老旧的窗户发出了“吱呀”的巨大响声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房间内的捶打声消失了。怪物拖着沉重的脚步声向着门的方向走了过来。脚步声虽然沉重,但步伐极大,速度却快,朱门殇咬了咬牙,从身上取出一个药瓶,也来不及看那是什么,便扔进了浓浓的夜色之中。药瓶撞在地面上,发出了一声脆响,数着那个怪物推门出来的时候,抱起了不知为何误入此地的小女孩,朱门殇不退反进,从打开的窗户跳进了屋子里。

小女孩没有反抗,也没有说话,黑白分明的双眼之中,带着些许的好奇。朱门殇进了屋子后怕怪物回来,也没敢放下女孩,尽可能地避开那些浓稠的鲜血,走向那个可怜的女人。

撕开包裹着她的那些衣物,淡绿色的肠、淡黄色的脂肪,以及包裹着它们的肌肉依稀保留着原本属于它们的形状,层次分明,混作一团。

她没救了。

朱门殇从一个大夫的专业角度审视之后,不得不承认,他现在唯一能做的,只有杀死她,来结束她的痛苦。他伸手合上了怀中女孩的双眼。面前血腥的场景,连他这样的成年人都感觉到了极度的冲击,更遑论一个孩童。

女人从腹部以下的半身已经支离破碎,但她的呼吸与心跳却还依然完好。苍白的脸色显示着她的状态极度虚弱。姣好的面容因为剧痛而扭曲,然而那双眼睛看向的,却是他怀中的女孩。

女人的嘴唇颤抖着,似乎想说些什么,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。朱门殇握住了她冰冷的右手,对她点了点头。

然后取长针从她的颈后刺入。身为大夫的他很清楚,怎样快速地、毫无痛苦地杀死一个人。尽管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女人呼出了最后一口气。而门外,那个怪物的脚步声正在折返。朱门殇抱着女孩,再一次快步走向了屋子里的另一扇窗。正待推开窗户,女孩却按住了他的手。稚嫩的声音之中带着些许恐惧:“不要出去,外面有怪物。”

身后,开门声传来。发现被人耍弄的怪物那愤怒的脚步声变得更加沉重,向着两人走来。朱门殇顾不得其他,推开了窗户,强行抱着女孩翻出了窗外。

2、

窗外的景色已经完全变了,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这是一进看起来规模挺大的宅院。宅院之中,花草树木郁郁葱葱,亭台楼阁鳞次栉比,梨树亭亭如盖,显是一景一物都为人精心设计。朱门殇伸手想抱起刚刚那个女孩,伸手却捞了个空。那个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。他愣了愣,心中有些担忧之际,突然听到一阵瑶琴之声。琴声叮当,十分悦耳。朱门殇自认是个俗人,不懂琴,但弹琴的总该是个人,可以说话可以交流,方便他问出一些他需要的信息。

绿茵绕梁,柳暗花明,在小小的庭院之中几经周转,朱门殇看到了亭子里弹琴的人。那是一名十一二岁,相貌十分可爱的少女,少女的容貌与之前遇到的女童有三五分的相似,朱门殇猜测着她们是不是有血缘关系,便走上前去。

“姑娘,打扰一下。”

琴声戛然而止。少女歪了歪头,疑惑地看向他。

“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从这边走过?”

少女摇了摇头:“你是谁?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?”

朱门殇正思量着现编个理由,突然,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。朱门殇看到了三个黑衣劲装,戴着面具的人。

白色的纸面具上,画着诡异的笑脸。

“小姐,老太太有请。”

少女道了声“是”,站起了身来,便要跟在三人身后离开。朱门殇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。

“不要跟他们走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仔细看,他们的面具紧紧贴着脸,却看不出鼻子和嘴唇的轮廓。就好像有人一刀将他们的脸给削平整了,再就着血肉,黏上这张笑脸儿。它们既不是人,骗了你跟着他们走,只怕是要害你。你跟我走。我带你离开这儿。”

“他们对着我笑,你说他们要害我。你连对着我笑一下都吝啬,却说要带我离开。我应该信谁呢?”少女巧笑倩兮,美目顾盼。虽是年幼,却也让朱门殇心中一颤,松开了手。他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。

“我是说真的。”

“我才不信你哩。”少女对着朱门殇做了个鬼脸,便跟着那三个戴着笑脸面具的怪物走了。朱门殇急忙追了上去,那少女显然是学过武功的,体态优雅身法轻盈,朱门殇这一追,不知不觉间便追出了那间小庭院。

3、

场景的再次变换,让感觉追的快要断腿的朱门殇停下了脚步。

耳边响起的沉重的心跳声,显然不属于他。

感觉背脊发凉的朱门殇左右张望。背后属于庭院的门已经消失了,这里是一条狭长的、通往地下的甬道。甬道之内十分黑暗,只有左右两边的长明灯发出微弱的荧光。

朱门殇抬起头,头顶那支撑起甬道的红木的巨梁上,倒吊着无数被白色蛛丝包裹着的人形巨蛹。随着不知从哪儿吹来的微风,轻轻摇摆。

脚下,是光滑如镜的青玉石阶。这种青玉石板文理分明,十分坚硬。因为磨制和运输困难,价格自然是非常昂贵。然而此时却显得鬼气森森。不想与那些人形蛹做亲密接触的朱门殇不得不摸着墙边,沿着石阶一步步向上走去。

在这条甬道即将到达尽头的时候,朱门殇的耳边却是传来的对话声让他停下了脚步。

“奶奶……外面在流传,说我不是我爹生的。可是……”

“你确实是你爹的亲生女儿。”

“可是奶奶为什么要任由谣言传下去,辱我唐门的家风……”

“唐锦阳不是生下来就这么蠢的。但他生下来那天,就是唐家的大少爷,享受荣华富贵,万人簇拥。他还有什么必要去努力,去动脑子?今天叫你来,是为了通知你一件事情。你不是唐锦阳亲生的女儿,你不姓唐。等你到了二十岁那年,我会当众中承认这件事。”

权力可以让一个人轻易地毁掉另一个人的全部人生。

只需要轻轻一句话。

朱门殇打了个寒颤,推开了那扇门。

门内的宫殿之中,是一张巨大的蜘蛛网。一只三米高的,长着人脸的蜘蛛踞坐在网的中心。朱门殇之前所追逐的少女,站在蜘蛛的脚下。十二岁的少女的身姿是如此地单薄。但她仍然站着。

站在蜘蛛那锋利而可怖的口器下。

她仰着头,说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4

就在朱门殇进退两难之际,耳边沉重的心跳声突然停下了。朱门殇听到了一个温柔又略带无奈的声音:“你怎么还不离开呢?”

朱门殇回过头,却见一名少女俏生生地站在了他的面前。身长拔高了一大截,身材也渐渐地发育了起来。曼妙的曲线,以及最能表现出曲线与凝脂般白皙肌肤的服装——对于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来说,露的似乎过了头——朱门殇暗骂自己这个操心的想法,仿佛女孩的老父亲一般。

朱门殇突然意识到了,女童是她,少女也是她。

“我想带你离开。”朱门殇伸出了手。

少女眨了眨眼睛,两只手并拢放在背后,身体微微前倾,似乎有些期待的样子:“想带我离开的人可多了。你想带我去哪儿?”

“随便去哪儿,只要是阳光能够照到的地方。死气沉沉的坟墓可不适合你这样的年轻姑娘。”

“如果,我偏不愿意跟你走呢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在等待一个机会。一个要我长大了,才会出现的机会。”

“什么机会?”朱门殇追问。

“直到有一天,我不再需要将我的容貌、感情甚至婚姻当作筹码的时候,你,愿意带我走吗?”

朱门殇再待要问下去,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了一个稍显低沉的女声;“美貌是专属于女人的筹码。拥有筹码而不使用,是愚蠢的行为。而红颜易老,芳华转瞬,过于依赖这项筹码,也是愚蠢的行为。”

一张血盆大口从天而降,朱门殇伸手一捞,往一旁闪去。回神之后,发觉自己只捞到了少女没有头颅的尸体。鲜血从断颈之处喷出了一米多高,犹如一道血色的喷泉。

那是一条巨大的黑色蟒蛇。明黄色的双眼盯着朱门殇,吞吐着杏子,满是贪婪。冰冷而干燥的鳞片翕动着,发出频率极低的“嗡嗡” 声,向着朱门殇游了过来。朱门殇抱着无头尸体,看向了它,大声喊了出来:

“我会等你!”

蟒蛇的动作停住了。过了一会儿,它缓缓退去,而朱门殇怀中的无头尸体也不见了踪影。

5、

从床上醒来的时候,朱门殇顺手一抹,全身上下都是又湿又冷的汗水,浸透了里衣和被窝。

“草,炭烧完了,火盆都冷了。”朱门殇抱怨道。“果然,还是住在妓院里最舒服。”

End

下一次想写魔道版《找到你》

可是双璧羡已经拖了好久了

你们想看忘羡离婚孩子被莫玄羽拐走,可怜莫玄羽在线被渣男金子勋家暴,为了给孩子治病出门干皮肉生意遇到拉皮条的聂怀桑坠入爱河。

还是

双璧羡

如果魏无羡再一次离开蓝忘机【匆匆忙忙的大结局】

  蓝忘机深深看着魏无羡,眼中古井无波,却胜似千言万语。


  魏无羡被盯的有些奇怪了,开口又问了一次。


  蓝忘机不做言语,只是解下抹额,奉于魏无羡面前,道:“姑苏,蓝忘机。”


  魏无羡心下触动,陌生而熟悉的悸动感在心底蔓延。是云梦泽初开的莲花间透过的一缕初晨阳光般的柔软的感情。让他莫名双眼湿润,感动异常……


  记忆重回那花间的一梦,百凤山围猎的那惊鸿一吻。激荡绵柔的触感重回唇间。在这水意涟涟的一个吻里,消了云梦水意迷蒙而湿润的空气,散了莲花坞一池的荷香,消散了的,这梦一般的世界。


  天空开始落下雨滴,像滴落的墨汁一样,洗刷着这个世界……


  


  莫玄羽手中的香,燃尽了……